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13

上一章: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12 下一章: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14

努力加载中...

通过赵淑珍和她的病人之间的谈话,不难看出,锡伯族的萨满教传统是新萨满之所以出现的基础。从信仰角度和仪式习俗来看,新旧萨满之间没有本质上的不同。

赵淑珍还陪同我们看望了她治好的病人。

赵淑珍解释:从我们的路子来看,是仙家(狐仙)和他闹事,也有死魂的作用。他姐姐在林管站,病前他去姐姐家帮做活计。热了,累了,他躺在渠边睡觉,醒来就这样了。

今年“三八妇女节”去看节目,回来后,她浑身没力气,发烧,躺在炕上,没做饭。第二天带她到医院,说是重感冒,打的是青霉素针剂,一个星期也没好。接着又到伊犁军区医院,也说是重感冒,住了15天院。打针吃药都不见效,一天比一天严重,后来就结帐回家了。孩子的二叔家住在萨满妈妈旁边,他到我家里来时说,能否找萨满妈妈看看,所以就领着孩子到萨满妈妈家去了。我们家族比较大,以前供两三种神位,后来弄没了。这些保护神不在,女孩子后面跟了好几个死魂。

赵淑珍又介绍了几个请她办几个仪式的人或家庭情况。显然,她今天讲得很兴奋。

县城的富花介绍说:“我的女儿在一所医学大学读书,21岁。去年3月,右眼突然看不见。刚开始孩子没和家里说,学校老师给安排的治疗。后来治不好,孩子才打电报回来。当时我患心脏病,正在抢救,我妹妹去了孩子那里,把她接到新疆医学院。医学院诊断是眼底出血,住院一个月。后来眼底出血是控制住了,但是右眼还是看不见。6月底孩子到家,7月份吃了一个月乌鲁木齐带来的药。8月16日,专家医生来复查,一看,又犯病了,连左眼也受了影响。孩子这病奇怪得很。”

我们庄稼收完后,要立狐仙神位。现在库房没有收拾好。阴历十一月要请萨满妈妈来办这件事情。上次萨满妈妈来时说,我们家里要出事,现在果然出事了,我的儿子被关了起来,所以得立神位。看得出,金兰的母亲相当信任赵淑珍,二人的关系很融洽。

赵淑珍说:“我当时刚刚有萨满征兆,大姐去找我,我说不能做,就介绍富清做。由于孩子神位立错了,所以病就出现反复。”

“最近,七牛录有个年轻人,眼睛都鼓出来了,医院说是甲亢。他的症状就是喝酒,喝完就和父母吵架闹事。晚上解手不出门,在自己屋里大小便。白天问他,他说不知道。我给他办了一下,现在好了。”

为春青搞了仪式以后,说是要看三年,要是有萨满病的话,还得重新办。他是五月初五办的仪式,祭祀的是全山羊。

“我小叔子成明说个事,当时他记了这2个字。先后共出现了18个字。我都记下来了,记一个,消失一个,最后记完了,我的腿才好。经查,这几个字是告诉我,要我做好事。”

“我想办个仪式,孩子不同意。我婆婆家供过神位,婆婆死后,年轻人没管。弟弟得病时,富清萨满来看,说是尔琪神位。后来又说不是尔琪,是萨满。弟弟没同意供神。”

阴历五月初五,萨满妈妈立了神位,供了全羊,从此全好了。能下地劳动、做饭、洗衣服,一直到现在也没病。神位保护小孩不受死人灵魂的纠缠。

何(姓赫依尔)春青,男,27岁,五牛录人。他母亲介绍:这孩子去年发了病,到伊宁医院去看,说是脑炎,在那里住院5 个月,没好。请相同看过,没好。后来请萨满妈妈(指赵淑珍)看,当天就安静了。萨满妈妈举行仪式后,小孩子就和以前一样了。

“我决定给孩子办仪式。那时刚刚听说赵淑珍,她开始接了神位,我们是她第一个病人,好多事情她都不熟悉,大家又商量,又调查。从金泉村把玉仙请过来,一起办。第一次,办了喜利妈妈。办后,孩子觉得能见到一点光亮。第2次,又把德吉妈妈请来,孩子的眼睛啥

赵淑珍说,每一次到我办过神位的家,我都要上香。神仙都比我大,我应当敬他们。萨满妈妈不这么做就是不尊重人。我们从东北来时一个姓氏一个萨满神位,还有狐仙神位。现在都没有了,过年过节都不做祭拜。这样不行,上边要惩罚。人、庄稼、气候,都要受惩罚。我现在给一些没有立萨满、狐仙神位的立神位,就是出于这种考虑。以前道德比较强,尊老爱幼。现在变了,对父不尊敬,人已经不相信上天了。所以收徒弟要特别谨慎,培养一个贪图礼财的,还不如不培养。选出来,就得给人做好事。

白(姓白佳)金兰,23岁,是赵淑珍的又一个病人,我们到了她家。去时她正在院子的窗下洗衣服。金兰的母亲介绍了一些情况: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