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9

上一章: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8 下一章: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10

努力加载中...

常明家从东北来时就有萨满,现在有神位,供在西墙上。家人说,这个神位是从东北带来的。

永富清解释了常明家祭祀时神灵不领牲的原因。一是他家的神位是尔琪的,不是萨满的;二是以前的领神仪式是相同办的,不是萨满办的。相同不能给萨满办仪式。所以神灵不领牲。

早晨刚刚吃过饭,永富清就来找我说,今天他要做收徒仪式。(50)我首先赶去调查关淑梅的仪式,待我们赶到永富清那里,已经开始全羊祭祀了。在永富清家狭小的厢房里,挤满了人。新收的徒弟跪在炕沿下面,面对西墙上的神龛。徒弟有30多岁,男性,听说他在县上工作,是维吾尔族。他不愿意说自己的姓名和经历,只是默默地按照师傅的指点做事情。炕上摆了一个圆桌面,其上是冒着热气的刚煮熟的羊肉,羊肉摆成全羊形状,可以分辨出头尾,还有四条腿。永富清有自己的剪纸,是用白纸剪成,上下一对,剪纸的形状很好看。永富清自夸地说,只有他一个人会剪这个形状。我问他,这个剪纸有什么含义?他说,就像你们汉族的阴阳图,这是我们的阴阳图,它们代表宇宙。(51)

我们还参加了永富清为常明举行仪式。常明,男性,25岁,他病了三年,请萨满治病,现病好了,请萨满做还愿仪式。这个仪式也是常明学萨满的祭山羊领神仪式。永富清说,成萨满的年龄最好是13岁、25岁、37岁。他所说的是虚岁。

永富清一手里握着剪纸,一拿着燃烧的香,低声地向神位说明祭祀的因由和来人的情况,并祈求神灵教授和保佑他的徒弟。然后烧掉剪纸。

杀完羊,家人用一个盘子装上苦胆、肝尖、心脏边、生殖器、膀胱五样东西供在桌子上。供后扔到房顶上。

在采访的各种自称萨满的人当中,永富清比较特殊,他是现在仅有的在“文化大革命”前就当萨满的人,有权威的师傅,他是赫赫萨满的徒弟。尽管人们对他的能力有着明显的怀疑,但都不置疑他的萨满身份。

看着家徒四壁的永富清,他真是太穷了,着实让人可怜。他那个闪亮着大眼睛的儿子要比别的孩子瘦很多,穿的衣裳好久没洗了,原来的颜色已经看不清楚了。(56)一种信仰让他承受了很多现实苦难,我有些相信萨满们常说的话:我们不想干这个,可是没办法。送他50元,算是慰问吧。

把煮熟的羊摆成全羊形状上供,主人磕头后,撤供。参加祭祀的人吃肉。永富清说,要完整保留羊骨头,把它埋掉。最好当天埋,一般不超过三天。

第二天上午永富清又为一个病人举行仪式。下午,他为四岁的小孩鹏里举行萨满神领养仪式。

永富清第三次洗羊,终于,他说,羊的头部抖动了。主人赶紧跪下叩谢萨满神。但永富清说,神只领了半个心意,再等等,说不定还能大抖动一次。等了几分钟后,还是没抖。于是决定杀羊。

永富清依次给羊洗身。洗完后,羊不抖动,说明神灵不领牲。

仪式结束了,凡是参加的人都围在桌前吃羊肉。我在一旁观看着他们。有人问我:“你怎么不吃?”我告诉他们,我不吃肉食。他们齐声地“喔”了一声,一个人告诉我,永富清在仪式前对他们说,今天参加仪式的人里有一位是不吃肉的。原来是你呀。

永富清要求我拜一下他的师傅,我遵命。他见我很诚恳,就让我系上他的红腰带,把他的萨满铜镜挂在我胸前。一时,我好象也成了萨满。

阴历八月十五,是锡伯族的萨满节。一天中,我跟着萨满的脚步,马不停蹄地参加了三个萨满仪式。

常明和家人向家里的神位跪拜。然后牵来一只山羊。

永富清再洗一次,羊仍旧不抖动,还拉了一地屎尿。看得出主人家人很着急。

主人家点燃香火,供在西墙的神位上。永富清把自己带来的香炉放在常明家靠西墙的桌子上,燃香,拜供。

永富清告诉常明,你做错了两件事得罪了神灵。第一,学萨满的人,不应该到刚刚死过人的家里去,你去了。常明母亲说,他确实到了两三个家里死人的人家去过。永富清说,第二个原因是家里的神位不对头。现在的神位是玛玛、玛法的位置,不是萨满的神位。要重新立个萨满神位,再举行仪式。今天祭祀后,他们还需到永富清那里详细请教他们应该怎么做。

主人家在院子里支一个锅灶,下面是几个支锅石,把大铁锅支起来,填上柴火,把肉放在锅里煮,不盖锅盖。肉里不放什么作料,只放些盐,所以肉汤很白。厨房里的锅不煮羊。这可能是一种原始仪式的遗留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