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5

上一章: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4 下一章: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6

努力加载中...

锡伯族的历史文化传统和遗物也通过萨满教给予某种保存。比如,锡伯族的《萨满歌》现保存在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依拉奇牛录南金保家中。该书是他的曾祖父尔喜萨满于清光绪十年十一月(1884年)手抄的。尔喜萨满生于1866年,卒年不详。他18岁开始学萨满,培养过一牛录帕萨满(1956年去世),而帕萨满又培养了一牛录著名的女萨满——“赫赫萨满”(1976年去世)。《萨满歌》很早以前就为人所知,但是除保存者外,谁都没见原迹。因为尔喜萨满的后代一直恪守其前辈“不可轻易传人”之遗言。南金保的父亲去世后才渐渐面世。

《萨满歌》由两册组成,第一册名曰《祈告、祝赞、祷告神歌》;第二册曰《治病时祷巫尔虎(萨满送祟用品,用各色纸张剪成的形状不同的剪纸)之神歌》。在锡伯族民间,将其两册“神歌”俗称为《萨满舞春》(即《萨满歌》)。《祈告、祝赞、祷告神歌》是《萨满歌》之最重要的部分,由九个部分组成:《学萨满时的祷告神歌》、《祈请托里(铜镜)神歌》、 《祈请金刀梯神歌》、《萨满端坐凳子之上哀求神歌》、《萨满立在门前祈祷神歌》、《萨满为治病事求告神歌》、《萨满设坛呼唤山羊之神歌》、《请神祗时二神呼唤神歌》和《萨满通过十八个卡伦神歌》。在第九部分后面犹有七条有关萨满祈祷用名词解释、一段有关本书的嘱言、那拉等氏族萨满简况、萨满上刀梯示意图、萨满送“巫尔虎”之方式和十一条萨满护身咒语。

我们又到了永富清的家。永富清指点光秃秃的西墙说,这里是神位。从左往右第一到第六位是萨满的神灵,鞭子,和治病用的火针。(16)永富清还有锡伯文字书写的《萨满歌》,册封上标明是光绪十年的本子。据他说,是师傅赫赫萨满传给他的。

我们到五牛录看了何(姓赫依尔)春青,他27岁。他母亲介绍说,春青爸爸的太爷是萨满。家里还有神像图和托里。这个祖先萨满有个徒弟,在七牛录,叫胡萨满。祖先萨满的神帽、神裙、腰铃等,都送给胡萨满了。我嫁到这里时,许多神具还在,说是女的不能看。记得家里的萨满帽子上有铃铛,帽子是铜做的,黄黄的。还有六、七个腰铃。这一家保存了神图和铜镜、香碗等,在陪伴人的说合下,他们同意拍照。(18)

锡伯族学者贺灵在《萨满教及其文化》(载《锡伯族历史与文化》)文章里介绍:《萨满歌》用锡伯文抄录,分两册函装,书函及书的装订虽手工制作,但十分讲究,字体工整清晰。用纸是俄国造白细纸,纸上多处有俄文钢印。书的规格为18×9公分,124页,每页14行字。《萨满歌》并非一时成书,根据内容来分析,它的基本“框架”早在锡伯族西迁之前就已形成,只是各姓氏萨满在唱祷时补充了各自姓氏的成份,使之似乎成为某—特定姓氏(扎斯胡尔氏)萨满的神歌。纵观整个《萨满歌》,它基本囊括了诸如祈告、祝赞、祷告等萨满活动的整个内容。因此,对《萨满歌》的产生,难以断定其确切的年代。也许可以这样说:《萨满歌》经过漫长时间的口头流传以后,于1884年,尔喜萨满才附加自己姓氏,记录成文字的。

我们到县文化馆采访了安素,我们谈了很长时间。他把好多老照片翻出来让我看。最后送给我帕萨满儿子跳神的照片。他身穿锡伯族的萨满服,萨满裙,戴有萨满帽。他敲打的萨满鼓面上绘有花瓣,很好看。他还送给我一份五牛录喜利妈妈的照片。

锡伯族学者忠录先生在《对锡伯族萨满文化的调查》一文(民间文学论坛)1996年第一期)中,介绍了富寿家的萨满图。他说,堆依齐牛录(四牛录)农民富寿给我们展示他视为圣物珍藏的一幅神图,这是他当过萨满的曾祖父的遗物,宽0.85米,长有1.39米,是彩色油画,画面格局与其它哈拉(氏族)的神图大体相同,分三层,以横级隔开,最高一层画有日、月、山石、林木、三位女神等(别的一些神图这一层还画有佛祖和慈爱祖母、仁义慈父等)。中间一层是萨满世界,这里的中心人物是伊散珠女神,她周围有各种神灵,其中有人形神,鹰头人身神和许多异兽及禽,还有祖先神,他们分上下几层端坐于两旁,他们的下面是两个骑马人,一左一右,均佩弓箭在巡行,有野马、野猪、狼等同行。这两个人是萨满领地的守卫者;最低一层是人间,以更醒目的横线与神界相隔。这里左右两边各有一堆人。左边是四位,都在敲击神鼓,一个是萨满师傅,—个是他的徒弟,都全身披挂,另两个着便装,是助手;右边是一群男女老少,是萨满的亲属和围观的村民。这里在举行攀登天梯仪式,所以还画有祭神用的白牛,供桌和用于法术的油锅等。这还没有完,画面正中高高耸立一架天梯,从地面直通到萨满神界,巍巍壮观。

永富清带我们到吴忠明(又叫达楚阿)家看萨满挂像。吴忠明,男性,时年58岁,家中有萨满神像。据他讲,这幅神像从东北过来时就有,传了整整七代人。文化大革命中被迫交出,后又偷偷取回,在家中珍藏。我不敢断定这幅图的年代,仅从已经剥落的画面上看,它的确是一件年代不短的作品。画长约1.2米,宽约0.8米(当时找不到尺,只是约数)。由于年代久远,画面模糊不清。这就是以前调查者所描述的那种上刀梯图,大致由三个部分构成。一是上面部分的萨满神灵;二是中间部分的各层世界萨满灵魂和动物精灵的分布情况;三是下面的人间萨满举行仪式的场面。

后来,我们到四牛录看望了富察氏族玉萨满的后人富寿。富寿,男,63岁。玉萨满有萨满服、铜镜、神帽、神像、激达(扎枪)等传世。但无论我们怎样开导,富寿都不肯把物品拿出来展示。他说,这些东西只能在八月十五拿出来看,要举行全羊祭祀。别的时间不好拿。前年乌鲁木齐来人看了这些东西,从那以后他一直腿疼。到现在腿脚还不方便,三年了,就不见好。所以,他不敢再动祖先萨满的东西。我看到,桌子上有一个长约0.8米,宽约20公分,高约25公分的匣子,东西就装在那里面。没办法,我们只好让他坐在桌子前,以匣子为背景,照了一张像。富寿说,对太爷萨满的事情不清楚。他自己的儿子三岁时办了祭山羊,是萨满苗子,送萨满领养。13岁时祭山羊,他没当成萨满,解脱了。他是用七种花水沐浴后,洗好的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