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4

上一章: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3 下一章:第二部分 新疆察布查尔锡伯族采风-5

努力加载中...

他说,他的外祖母是相同。在老人去世前,她说:“我去世后,神位就带走了。”现在过年过节时,想给她上个香、许个愿,也没有神位。她当时扎火针、接骨、接生小孩,都会。我记得,有个小伙子脚扭了,是别人背来的,当时病人的脚掌都翻了过来。外祖母给他按摩三次就好了。外祖母喜欢喝酒,酒后好用手捶墙壁。就这样,她的手也伤不着。她还有接骨的能耐,一接就上去。她用两个指头就能把酒杯捏碎。外祖母是在伊宁市接的神位,是通过做梦得到的。外祖母说,在梦中看见,自己的房子红红的,发亮光,自己坐在红布上飞来飞去。她治病时就好走来走去地唱。她唱的歌词我们弄不清楚,她看病时放灯笼。灯笼是白纸做的,规格不清楚,四方的,比香烛高一点。下边放一个碗,点上香炉。一般是晚上,香点上后,把灯熄灭,用光亮来判断病

我们在七牛录采访了关玉灵,他说,我家在东北时有神位。我妈身体不太好,是脑血栓,以前不能说话,打针吃药一直没断。去年把神位立了起来,是关淑梅给立的。八月十六供的3岁公羊。后来又接着供羊,到现在已经供了6只羊了。我妈好了点。

老人讲,五牛录有个嘎尔图萨满,他到4牛录治病。4牛录有个尔琪不服气,嘎尔图说,你别不服气,不信在我给别人送祟时,也能把你送出去。尔琪说,行。嘎尔图做了阴间的蜡烛台,让尔琪托着。剪好送祟的纸,在四周插上四面旗,把剪纸拉在上面,做成像城墙的样子。做完了,他唱起送祟的神歌,那个尔琪,就像后面有人抬着,不自觉地就往外走,往野地里走。一些老年人说,怎么能给活人送祟,快别让他这么干了。说着就来打嘎尔图,嘎尔图赶忙骑上马跑了。

我们在七牛录访问了顾尔佳?长金,他48岁,在我们的启发下,他介绍了一些家族萨满情况。

萨满口碑主要来自两类人,一是萨满家族成员。这是某些萨满后代讲述的家史,很多人利用它来说明自己之所以当某一类萨满的根据;二是某些亲身经历过萨满治病,听过前辈讲过萨满故事的人。这些人属于比较积极的文化传播者,他们的讲述多带有消遣性,没有什么信仰方面的实用意义。

爱新舍里镇关淑梅自称是尔琪。(10)其家西墙上挂有玛玛、玛法图、尔琪祖像和一孤老太太神像。她说:“我丈夫的爷爷是尔琪,这个尔琪由我来接受,不是我丈夫接。神是家传的,如果我丈夫的爷爷是萨满,他要求孙子接替萨满,就做个仪式接下来好了,否则就生病。按道理我是不应该领神。爷爷在时,把三个孙子都作为继承人,他们也举行过相应的仪式。可是他们病好了,我不好;我好了,他们不好。后来,我

八牛录有个萨满叫相阿素,他从四牛录收了个徒弟。当时八牛录的一个女的疯了,相阿素治病时失手,用神裙子把那个女的挂死了。当时的官员把相阿素关了起来。相阿素萨满把托里(铜镜)放出去,四牛录的徒弟收到托里,骑上马,就往八牛录赶来。在赶往8牛录的路上,徒弟看到一个哭哭啼啼的灵魂往西走,就抓起魂,放到袖子里。他和官员说,你把师傅放出来,我把死去的人救过来。当时这个女的还没下葬,官员把相阿素放了出来。这萨满师徒两人一起跳神,把魂附到女人身上。这样,这个女的就活过来了,一辈子生儿育女。

一牛录的郭玉仙(11)(时年56岁)说,我曾祖父是萨满。我们家的神像和玛玛玛法像在北京中央民族学院档案馆,三十多年了。70年代初,我开始接触这个,学习了三年。

老人还介绍,他记得一牛录有一个萨满叫斡朵儿,他治病的方法是在屋里烧炭火。有个女的让他治病时,他一边牵着女的在火上走,一边问她:你是谁?女的一说出是谁,就知道是什么附体。然后就像上刑一样,赶着那女的在火上跑。女的求她说:我不能走了,萨满不允许,继续在火上领着女的走。病人的脚受伤了,萨满的脚没事。

我们到伊宁市采访了希布阐老人,他今年95岁。老人是察布查尔一牛录的人。在采访中,95岁的希布阐老人回忆了所见所闻的萨满教奇闻逸事,他的口述虽然不那么准确,但有助于我们了解锡伯族萨满活动的一般面貌和普通百姓的态度。

他记得一牛录有个贡萨满和尔吉巴图萨满。他介绍:小时候见过贡萨满治伤寒病,他治病的方法是扎针,在病人后背上用针挑。尔吉巴图是那拉氏,记得有个叫来顺的女的,得了疯病,让他治疗,结果没好,死了。尔吉巴图有神本子(指萨满歌),是帕萨满的师傅。帕萨满名气大,是光绪9年上的刀梯。一个叫班吉善的女的,叫帕萨满看病,没治好,去世了。治疗这个病时,我在场,是拿鞭子抽病人。帕萨满的徒弟是女萨满,叫美娘,1928年上的刀梯,我亲眼见的。她的刀梯不太高,是17级,那也是勉勉强强上去,勉勉强强跳下来的。作为女人,这已经很不容易了。美娘有腰铃,有没有托里(指铜镜),我不知道。跳神没有腰铃不行。现在还有一个美娘的徒弟(指永富清)。1928年女萨满上刀梯后,就没听说哪个萨满上过刀梯。

萨满身份的血缘传承是氏族社会留下来的文化习惯,这种传统和祖先意识一起还保留在锡伯族的萨满文化之中。

老人的故事把我们都逗笑了。

锡伯族许多人家都立有神位。关于神位有各种各样的传闻,其中有个动人的萨满故事。在锡伯族西迁中,有个女萨满,为了救治病人,到处采药熬汤,给病人喝;她一次又一次敲鼓跳神,给大家鼓舞斗志。两万多里行程病倒的锡伯军民无数,女萨满昼夜奔忙,关照呵护她的病人。人们看到她的身影,就看到了救星和希望。西迁一路,萨满唱干了嗓子,跳干了血液,最后倒下了。她的牺牲使天地悲恸,漫天大雪将她掩埋。女萨满的家族至今还在纪念她,为她立起神位,每到节日和祭祀的时候,给她上供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