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部分 鄂伦春族的萨满文化记忆-6

上一章:第一部分 鄂伦春族的萨满文化记忆-5 下一章:第一部分 鄂伦春族的萨满文化记忆-7

努力加载中...

当关寇尼又一次醒来时,她要求给她点烟,二神赶快敬烟。吸了几口后,她又接着跳神。6点50分,忽听二神说:阿你?则勒格神来了。就见关寇尼喘息着和二神对话。孟金福铲来炭火,火上放香,送到萨满神跟前。6点55分,关寇尼萨满坐在地上摇晃着唱曲,众人放声和唱。关寇尼萨满要酒喝,二神把酒碗放在萨满鼓上,她连喝两碗酒。7点,萨满又一次起跳。一会儿,关寇尼萨满说:神灵要你们上三柱香,二神照办。关寇尼萨满在神位前敲鼓,她的上身来回摆动,而下肢不动。一会儿关寇尼萨满又要喝鸡汤,二神把两碗鸡汤放到鼓上,萨满咕噜咕噜喝尽,然后又跳起来。在跳动中,她几番呕吐,但都吐不出来。她一再敲鼓催吐,就是呕吐不出。她只好要烟,借着抽烟,暂时休息。帮唱者告诉我,跳神时萨满呕吐的东西都往鼓上吐,大家根据吐出来的东西形状去判断是什么东西在萨满体内造成疾病。(38)

关寇杰不断地拾拣着周围的细枝枯叶,火堆冒出的青烟越来越浓,当红色火苗窜出烟雾,她又拾些粗大的木根放到火堆上。当木条变成碳状的火块,关寇杰把它们撮在铁锨里,绕着场地熏烤。她这是在为现场除秽。(19)

这时的病人仍在呕吐,扑卧在地,不断呻吟。众人把杀好的鸡拿到河边洗净,然后在撮罗子里支起锅灶煮鸡。而孟金福则在剥了皮的柳条上涂抹鸡血,由此代表祭祀神灵。

孟金福不声不响地出现在我们面前,安静得就象身边那条河,他就是从河上过来的,划的是自己制造的桦皮船。那只船极其轻巧、精致,只有它才配停靠在那个平静的水面上。(22)孟金福带来了遮覆撮罗子的帐子,几个男人很快就把它搭在树枝架子上。

4点30分,孟金福帮助病人关寇尼穿上萨满服。孟金福、关寇杰为关寇尼铺座,她坐在撮罗子右侧上首。左侧上首坐的是二神关寇杰。关寇尼开始祈祷,她一边唱,(32)关寇杰不时地“哦”“哦爷”,作为回应。然后关寇杰一人唱,其他众女人声和。关小云说,这是在唱神的名字,是请神。关寇杰唱完后默祷,然后行三叩首礼。4点50分,孟金福给萨满敬酒。关寇杰唱请神歌。神灵是两个,一个是阿你?则勒格,一个是狐仙。她告诉神灵,现在场的都有哪些人,请神来给谁看病。然后杀鸡。杀鸡时要将鸡的皮和毛一起剥掉。(33)

仪式结束后,大家围着撮罗子吃鸡肉,(40)一边吃着一边讲着。就着漆黑的夜晚,在大兴安岭森林中的小河边,人们围着篝火尽情地谈笑。孟金福的脸庞被火光照得通红,白天谈话时的那个蔫人孟金福好象换了一个人,他的笑意挂在每一条皱纹上,我似乎看到了往昔鄂伦春猎人的活力和精神。

就在同时,关寇尼的儿子孟举荣在林子里砍树杆,要用它们来支建一个撮罗子,因为萨满跳神需要在撮罗子里边举行。我们调查组的黑龙江考古学者张鹏和其他人都帮着他砍树杆,这个工作对于他们既新鲜又刺激。当三十几棵树杆备好后,这几位男同志齐心合力,搭建起撮罗子。撮罗子的骨架是靠树杆一端互相咬合支立的,在孟举荣的示范下,他们很快就熟悉了如何操作,最终把撮罗子稳稳当当地立在那里。

在他们支建撮罗子之时,我们几个女同志跟着两位鄂伦春族老年妇女到林子里面去找野果。(20)这两位妇女,一个是孟金福治好的病人,叫葛淑珍(58岁),一个叫孟玉珍(58岁)。两个人都会唱萨满歌,她们是来为跳神仪式伴唱的。林子里紫色的都柿很多,不一会儿我们的收获就很可观了。把野果放在身边的桦皮盒里,一边吃着一边聊天。

几个老人商量后决定就在当天下午到林子里跳神,我们负责买些罐头、点心等用来供神;关小云负责向乡展览室借萨满服和一切萨满用具,她还安排了车辆,以便把所用的东西从村口运到林子边上。

萨满开始不停地旋转,突然她出现晕状,向前倾倒。(35)孟金福赶紧扶住将要跌倒的关寇尼。这时关寇杰不断地唱着,向迷迷糊糊的萨满说些提醒她的话,帮唱的妇女也提高了嗓音,更加卖力地与关寇杰一唱一和。突然萨满的鼓点急促起来,声音极其响亮,只见她浑身哆嗦,又要跌倒,她的儿子赶忙过去掺扶。萨满趔趄着前行几步,终于坐到了地上。萨满稍歇,她要喝水,接到水碗后,她一口气喝下2碗。接着她又开始擂鼓,转圈跳跃,一阵急转后跌倒在地,二神赶忙护理。关寇尼反复地跳神,不断晕倒,我们从6点30分开始记录,到6点45分时她就已经昏倒四次了。

5点钟时病人昏倒,她在昏迷中哼唱。十几分钟后,病人重新坐起。这时关寇杰又唱请神歌。她唱的是:某某人得了某某病,祈祷神灵保佑来治疗病人。她请神来吃月饼、麻花、罐头,请神来喝酒。孟金福接着唱请阿你?则勒格神,请它来吃喝,来治病。孟金福说,他不请狐仙神,因为他是氏族萨满,所以就由关寇杰来唱请狐仙神的歌。

其实关寇尼、关寇杰、孟金福他们早就选好了地点,只是我们这些外来人还在懵懂之中。当我们看到关寇杰在一块空地上点燃了一堆篝火时,才知道这就是现场。

孟金福将萨满服、萨满帽、萨满鼓放到架子上,用火烤熏,祛除邪秽。用火烤完后,孟金福把萨满服、萨满帽、萨满鼓放在撮罗子左侧,挂上备用。然后他在正对着撮罗子门口的“马鲁”位置做神架子。他把树枝弯成弧线,呈半圆形,插在地上。这个架子就是现场的神位。他再依次排列七根柳条摆放在半圆形的树枝上,做出一个神案子。他剖开柳条正面的树皮,以便为在上面涂上鸡血做准备。孟金福解释,应该在神架子上放神偶像,但跳神的人家没要求这么做,所以没放神灵偶像。神案子前放置着供品,有4只鸡,两公两母。除了鸡外,还有两瓶酒,四瓶水果罐头,二碗小米上插香,三棵麻花,八块月饼。孟金福铲了一铲篝火中的热灰,灰中放了“僧其勒”(一种野生植物)香,他手拿火铲,在神位前和供品前转了又转。

接着孟金福拿起鼓继续用火烤,烤好后,他试敲几下,然后交给关寇尼。萨满接了鼓,自己敲起来,跳神开始。关寇尼一边敲鼓一边唱,每唱几句,孟金福就在一边“哦”地答应,其他人也一起唱和。关寇杰解释,萨满来神时,大家必须跟着唱歌,不唱神灵会生气。请来的神若是生气走了,那就会惹大麻烦,萨满会抽筋,加重病情。要是那样就得重新唱神曲、重新请神,否则萨满的病不会好。

在萨满休息时,孟金福为她烤鼓。 7点17分,关寇尼萨满又开始围着撮罗子左边跳完又去右边跳,一阵旋转后,大家认为她的神灵又来了。二神用火铲炭火掺着香围着萨满转,她又一次呕吐,但还是吐不出东西来。于是她又休息一下,抽支烟。7点30分,萨满再一次起跳,突然萨满鼓急,狂跳不止,旋转3圈半后,又一次昏倒在地。关小云说:成功了。萨满慢慢醒来时为7点35分,孟金福帮着她脱下萨满服,跳神结束。结束跳神的关寇尼说,现在舒服多了。

大约4点钟关寇尼来到现场,正在发病的她头上戴着毛巾以遮风寒,她的手里抱着毛毯,这是用来盖身体的。显然她很怕冷。

这个仪式的跳神萨满是关寇尼自己,孟金福在仪式中是帮手,即二神。孟金福脖子上被关寇杰系上一个红布条,作为身份的标志。系之前,孟金福把它用火烤了一下。关寇杰也是二神,孟金福帮她把一根黄布条系在脖子上,这是她身份的标志,这个黄布条也用火烤过。

这个地方虽然已经处在森林之中,但在鄂伦春人看来还是在林子边上。藏在林子中的河流是我们偶然中发现的,它是那样安静,一点流动的声响都没有,整个河面犹如镜子,清澈得让你找得出每棵树木的倒影,而且那些影子也都是翠绿翠绿的。(18)

关寇杰陪我们到十八站来的目的是看望她60岁的妹妹关寇尼。(16)她15岁时有一天在野外活动,突然发病,从此越病越重,16岁时由萨满赵立本给她请神治病,得以病愈。病好后,她当了萨满。我们见到关寇尼时,她正在乡里医院住院,她说自己得的是心脏病,胸部很闷。她半卧在病床上,吃力地喘着气,脸色苍白。医院里还住着其他的病人,有病求医,在这里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只有为数不多的过去的萨满们还继续着自己的传统,认为跳神可以医治自己的病症。

第二天早上,即9月8日,在我们再次拜访孟金福的路上,见到了关寇尼,她精神十足地在街上行走,大家赶紧过去打招呼。她说,她的病已经好了,刚办完了出院手续,现在是回家去。我们惊讶不已,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。

关寇杰说,前几天她妹妹关寇尼突然哆嗦起来,说:“你们给我送两只鸡来”,看来是她的神灵又找她来了,关寇尼让儿子准备好鸡,想跳神供一次自己的神灵。关寇尼就领两个神,一个是阿你?则勒格,一个是狐仙。孟金福也向我们介绍说,关寇尼年轻时跳了2年大神,后来就不跳了。这次是神灵找她来,让她接神。孟金福认为,时间长了不供神,不请神,就是你跳神,神来不来还不一定呢。

9点10分,孟金福把大家吃剩下的鸡骨头用柳条包好,放到树枝上。众人余兴未尽,但不得不返回。回来的路上,山上开始起雾了,浓重的云雾刚才还罩在我们的头顶,一会儿功夫就把我们包围了,淹没了。大家手牵着手,一脚深一脚浅地探路前行,互相只能听到声音,看不到对方的影子,我们在云雾里摸索着,腾云驾雾般地走出森林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